"
新闻背景

卫生部回应钟南山质疑甲流

      近日,有媒体报道钟南山院士质疑个别地区瞒报甲型H1N1流感死亡病例。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就此表示,欢迎社会各界和新闻媒体对甲型H1N1流感防控工作进行社会监督和舆论监督,并重申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要切实做好辖区内甲型H1N1流感防控信息报告和发布工作。

[详细] [我要评论]

延伸阅读


钟南山非典时曾与卫生部“抬杠”


  2003年,钟南山以一个医生崇高的责任感向来路不明的“非典”发起挑战,尽管当时权威部门已经认定了非典的“病原体是衣原体”,但是钟南山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和对病人的观察,得出了“所有病例均无上呼吸道感染”的结论,这个结论对广东及时制定救治方案提供了重要的决策依据。他说:“我们看到的这个事实如果和权威不一样的话,我们当然首先是尊重事实而不是尊重权威。”

 

 

甲流凶猛,你准备好了吗?


  天气渐冷,甲流病毒开始复苏了。面对全球肆虐的病毒,人们好像对此并不紧张,疫情在人们的日渐麻木中狂飙突进。 面对甲流,我们不能恐慌,但漫不经心的态度是不负责任的。公民意识应觉醒,积极配合防治,打赢这场防控流感的攻坚战。 [详细]

 

 

“甲流血”治甲流遭专家质疑


    近期,伴随着这个“冰雪严冬”的提早到来,人们也不时感受到流感的逼近。在各地甲流确诊和死亡病例逐日增多的同时,甲流防控和诊治的形势也日渐“吃紧”。
    在此形势下,“用甲流康复者的血液治疗甲流”的新举措开始为各地所重视,中国多个省市开始呼吁甲流康复者和甲流疫苗注射者捐献血液。 但因为人体的个体差异性很大,所以,此种疗法的安全性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来证明。 [详细]

 


钟南山与卫生部,谁更可信

2009年11月26日  实习编辑:刘冬苑 编辑:温波  

  “全国甲流共报53例死亡病例,我根本不相信。”钟南山此话一出,语惊四座。对于钟南山的炮轰,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表示:“他所说的我也不相信。”两者针锋相对。

  一边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抗击非典的医疗先锋;一边是卫生部的新闻发言人,掌管国家医疗卫生的专家。在这两者之间,任何一方的真话谎言都会轻而易举地赢得举国视听的信任。

  在这双方各执一词中,我们似乎已经无所依傍,即便是人微言轻的庶民百姓,也必须拿出自己心中的那杆小秤,来称一称这其中可能的弯弯绕绕。 [评论]

一、钟南山为何对甲流数据说“我不信”?

他的质疑,源于强烈的危机意识
      钟南山的怀疑是有数字支撑的,我国报告甲流感病死率仅为0.065%,而世界各国平均病死率达1.24%之多,比中国高出整整20倍。甲流死亡病例并非不能说的秘密,钟南山只是道出了自己心中的顾虑和怀疑。[详细]
他的质疑,只因忧国忧民的情怀
       钟南山的怀疑不是对我国预防和治疗甲流工作的否定,而是提醒有关部门不要被“我国甲感病死率只有外国21%”所迷惑。越是在成绩面越是保持清醒的头脑,其实这也是忧国忧民情怀的体现。 [详细]
他的质疑,还因信息缺乏透明公正
       钟南山院士作为业内人士,不难看出疾控原则在逆转之后所带来的隐忧,他的警告并非没有根据。取消了甲流患者及密切接触者的强制医学隔离后,医院及时发现感染者并向外传递明确的风险越发重要。[详细]

二、面对质疑,行政官员能否以不信对不信?

“不信就不信吧”折射权力的傲慢

      在今天这样一个网络时代,信息垄断已很难维持,行政部门不能以“我也不相信”来回应“不相信”,而应用证据和事实来说服公众。一切为了公众、一切依靠公众才是卫生部门在甲流防控中应采取的态度。[详细]

钟南山的“我不信”是一声警钟

      钟南山的质疑,是强调需要尽快改变甲流信息的局部失真问题,将其转化称危机意识,从而有效防控甲流。正因为此,不用害怕专家的质疑和舆论的关注,正确对待才是钟南山带给我们的最大启示。[详细]

向老实人钟南山深深一鞠躬
      让全国人民知道真实的甲流死亡病例状况,它不仅不会带来“恐甲”心理,只会引起人们更加重视。因为无知,所以忽视,这是多么的可怕。做老实人、说老实话才能取信于民,钟南山敢于直言,这份勇气值得尊敬。[详细]

三、公信力缺少是一种社会危机

危机,大家也许正在面对,却还没有自觉自省

      钟南山和卫生部谁也不能说服对方,一方对另一方的质疑和否定,不会起到正本清源的欢喜效果,相反,它引起民众更深层次的焦虑。谁说的话,谁披露的信息,才是真的?这真不好回答。GDP、各种排行榜和评比、各种灾祸的影响甚至一些新闻信息……[详细]

假如质疑不是来自钟南山,相关部门会这么快速回应吗

      以前,我们曾经有过“有问题找领导”、“有问题找代表”甚至“有问题找媒体”的说法,相关部门的做法是否又一次强调了“身份决定态度”的潜规则?是否我们下一步就该是 “有问题找院士”?[详细]

谁来拯救政府公信力

       西方哲学家史里斯·博克说,“信任是我们必须保护的东西,因为它就像空气和水源一样,一旦受损,我们所居住的社会就会土崩瓦解。” 政府公信力的拯救主要有赖于政府自身改革,寄希望于通过各种社会重大事件推动政府公信力建设。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