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cn.com

当前位置:21CN首页  > 21CN周刊 > 观察家 >  正文

白领的“身份焦虑”

2009-09-10 15:16:27  人民网 | 发表评论(0) | 正文背景色:
标签: 心理压力 身份焦虑 字体

  我曾经被一位“白领”朋友拉入过某城市的一个主题餐厅。这餐厅模仿的竟然是监狱的管理。进去的人按自己的意愿被戴上手铐脚镣,被装扮成监狱警察、手里拿着皮鞭等刑具的服务员吆三喝四任意摆布。在这个我觉得会令正常人不安甚至窒息的环境里,我发现那些“白领”竟然十分受用:其中一位女性“白领”在号啕大哭中吃着所谓“监狱相思饭”。事后说自己终于完全放松了,明天又可以以新的面貌面对工作了。

  一位心理学朋友告诉我,这些到监狱主题餐厅用餐的白领,都或多或少存在心理问题,这种心理问题直接表现为他们觉得生存空间与生活环境对个人的逼压。他们进入模拟监狱,就是对这种精神受逼压的一种确认,然后再通过自身进入被监禁者角色后的情绪放纵,而将受逼压累积的不满尽情发泄出来。这就是监狱主题餐厅受到白领青睐的重要原因。

  实际上,除了这种监狱主题餐厅之外,现在的城市还为白领阶层准备了各种其他发泄的场合:包括群魔乱舞的迪厅、情调暧昧的酒吧甚至还有供白领发泄心头怨恨的真人击打场所。

  我在“百度”搜索中填入两个词“白领”、“心理问题”,出现的网页多达二十二万三千个;再填入两个词“白领”、“自杀”,出现的网页竟多达一百八十三万个。有一份报告称,在上海,白领感觉有压力的占被调查总人数的百分之六十七,因压力大考虑过自杀的高达百分之二十三!

  “白领”们的心理压力,我称之为“身份焦虑”,即白领在经济社会中面对的现实是:白领是社会中最没有归属感的一个群体。那么,这种“身份焦虑”来自何处?为什么他们没有归属感?如何从经济社会学的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呢?

  首先,白领阶层中的大部分,在经济社会地位上是依附于比他们地位更高的阶层,他们身份与成就的确定来源于上级的评价。在工商企业界,“白领”经理阶层依附并听命于大资本者;在政治家的身旁,“白领”公务员“是系着领带、拎着公文包和计算尺的口齿伶俐的领薪水官员”;而在高校与研究机构从业的知识者,其地位也同样取决于其他人的评价。至于推销员这样的角色,更是要看客户的脸色行事。

  可能有人会说,蓝领产业工人在经济上更加依附于资本者,白领阶层应该不算这个社会中依附性更强的。

  但是,有两个社会学现象值得注意:第一,我们常常听蓝领工人骂白领是资本者的走狗,我们何曾听过白领认为蓝领会成为资本者的走狗呢?第二,某位“白领”经理刚对着工人骂骂咧咧,一转身被老板骂了个狗血喷头,回个头来还要在偷着乐的工人面前表现出“老板很赏识我”的神情。

  此外,使白领变成心理上更大的依附的更为重要的原因,是白领人员所做的工作结果更加依赖于外在的评价,这使得白领的工作和最终产品之间几乎没有直接联系。比如说当一辆汽车从企业投放到市场上去时,蓝领工人知道哪一个螺丝是他拧上去的,哪一个轮胎是他安上去的。与此同时,蓝领工人一般是固定工资工人,在雇佣期间他做好了他的生产线上的工作就不必担心上面的评价。而与此完全相反的,白领并不知道他与这辆汽车有何具体的联系,他的工作绩效只能取决于上级的评价。现代公务员制度中,低阶的公务员也取决于上司的评价;而知识分子的工作更依赖于外在评价,如果在同行中得不到好评,在读者中得不到反应,他所有的付出都是白搭。

  如果要用一句话概括白领的这种依附性,可以套用一句老话:白领是“皮上之毛”,常常不得不面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窘境。农民的根儿在土地,蓝领工人的根儿在现代企业,而土地与现代企业是恒常不变的。只有白领阶层根植于其他人群,是变动不居的。因而,白领是社会中最没有独立性的阶层,这或许是“白领”们“身份焦虑”的根本原因吧。

[编辑:刘冬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