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cn.com

当前位置:21CN首页  > 21CN周刊 > 观察家 >  正文

官员学历:说不尽的是与非,道不完的爱与愁

2009-08-23 08:29:03  中国青年报 | 发表评论(0) | 正文背景色:
标签: 官员 学历 字体

  编者按:“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先有发改委主任张平的中专学历,后有苏州新任市委书记蒋宏坤的在职大专学历,先后搅起了官员学历这潭水。在硕士、博士官员已司空见惯的情况下,先一个中专再一个大专,着实震撼了许多人。然而,震撼过后,关于官员学历的是与非、爱与愁又岂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

  这些,与官员学历有关

  1980年8月,邓小平指出:干部队伍要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

  1995年2月,中共中央颁布《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暂行条例》规定,“提拔担任党政领导职务的,一般应当具有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其中,省(部)级领导干部一般应当具有大学本科以上文化程度。”

  2002年,《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党政干部一般应当具有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其中地(厅)、司(局)级以上领导干部一般应当具有大学本科以上文化程度。

  2006年1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县(市、区、旗)党政正职队伍建设的意见》规定,“县党政正职队伍要以45岁左右的为主体,一般应当具有大学本科以上文化程度。”

  重庆市人社局等部门前段时间下发文件称,到2012年底,对全市35岁以下未取得国民教育大专以上学历,又没有在校学习或者补习的在职公务员、专业技术人员和职员,将视为不能完成工作任务予以辞退(聘)处理。

  从这几则相关规定可以看出,党政干部的知识化乃是大势所趋,知识化重要而又直观的体现,无疑就是学历了。因此,在人才相对匮乏的背景之下,拥有高学历的官员必然获得更多擢升的机会,也就是自然之事了。而上级部门的硬性规定又客观上促使官员为了拿到学历而不得不“努力”。

  学历影响擢升学历关乎饭碗,谁能不重视?

  “我原来在镇里做书记,一些政绩不如我突出的人都到县里工作去了,就是轮不到我,还不就因为我是个专科生吗?”这位朋友感慨地讲述了他的经历,“后来我报了省委党校,没去几次就弄了个本科学历,第二年就如愿提升为副县级干部。我也知道,文凭是混来的,那也是没办法。”

  “只要学历成为升职的重要资本,官员就有了造假的动机。”湖南省一位熟知内情的地方官员向记者一语道破天机,“利用公款弄个文凭,就更容易获取政府的高职高薪,从而比别人拥有更多的获取财富与成功的机会,有谁不愿意呢?”(据《瞭望》)

  评点:媒体披露的这个细节,虽为一地之事,但地球人都知道,这般心理,可谓充斥于所有官员心中。只不过,有的,多少会含有“混”的悔意;而有的,却恨不得自己在一夜之间变成硕士、博士抑或博士后。学者型官员的帽子,不知道羡煞了多少官员。而这顶帽子,依照正常路径,着实不好获得,于是,为了这顶帽子,官员自然会想尽办法打造出一条快速通道来,这就是权力的威力。

  权力文凭官场学界联手“辱没斯文”

  从学历和官位发生联系后,官员们为晋升“玩”起了文凭、文衔。最有本事的不学也不考,作的是不用考试作弊的大弊。次有本事的用公款交学费、跑关系,高校则很乐意为他“补文凭”。指派下属当“枪手”或“代学”,那是给下属面子。到花钱雇人的份上,那绝对是“礼贤下士”了。最没本事的才携随从和礼品亲赴考场作弊,在官员考场中这就是最“高尚”的那部分人了。高校(有些在老百姓眼里相当圣洁)为创收而应和各级官员“长本钱”的需求,压根没想过碍老百姓什么事。收了人家钱财,没什么可“答辩”的,不让人家通过则由衷地过意不去,场场考试自然都会达到预期效果。由“管理精英”和“知识精英”合力运作并“以身作则”,民间跟风、后辈传承正常得不能再正常,崇拜领导、“保持一致”,不正是“教育成功”的明证吗?(黎明 据《东方网》)

  评点:对高校来说,高官来校就读,无疑是件大受欢迎的事情,高官成了“弟子”,高校不但能多出几个“杰出校友”,还能让“校友”以权力“回馈”母校、“回馈”老师。只是不知道,当高校傍上高官后,将置斯文于何地?

  公众为何总是将赞扬给予低学历官员

  对张平的赞扬基于生活经验与合理推断。官员达到张平的职别,正如某网友所说,“不用说博士,就连‘圣斗士’都能搞到手”。但是张平没做这件事,这一唾手可得的“官员正常权益”,在他眼里似乎没有重要意义。这就显出了他“不合流俗”的风格,让大家对其人产生“诚实”、“平实”的印象,再进一步,由于感到诚实官员少见,又推导出“难得好官”的看法。因而,很明显,大家不是在夸奖学历低这一条“事迹”。由于他以往的政绩并不透明,大家也不是为他过去做过的好事来喝彩。这种“意外热点”,就源于“国民的痛恨和鄙视”,即痛恨“权力对学历巧取豪夺”;痛恨学界和官场狼狈为奸联手辱没斯文、亵渎学子与学问;鄙视官员“假学”的阅历以及他们的“学有所成”……(据腾讯网)

  评点:这是张平的中专文凭成为舆论热点时的一篇分析,现在,比照蒋宏坤的在职大专学历搅起的舆论潮,这篇分析依然有效。

  一个怪圈高官无论学历高低,都是好事

  媒体和舆论陷入了一个逻辑怪圈,高官无论学历高低,说来说去都是好事。即以苏州市几位前任领导来说:有人拥有管理学博士学位,即被誉为“学者型官员”;有人原系博士生导师,又被认定是“学而优则仕”的典范。学历低,表明官员诚实;学历高,意味着知识化、专业化。这真是低有低的好处,高有高的优势。这种媒体逻辑怪圈,源于用人现实。公仆职务要不要有学历限制,不能一概而论。一个人,不论他学历高低,他到底适不适任一个公职,公众作为理论上的“主人”,应该会有一个基本的判断。但我们是由组织来进行选拔的,选拔需要一个客观标准,以示 “任人唯贤”。文凭作为一种国家受教育信用证书,就是这样一个客观标准。高学历,自然代表知识化、专业化,但由于权力学历交易,文凭的国家信用丧失了,于是低学历也有了证明力,它成了对诚信的曲折证明。(杨于泽)

  评点:想想也是,我们总是惯于对学者型官员津津称道,但也忘不了对低学历官员大加赞扬,这个怪圈所反映出来的尴尬,足以令我们反思很多问题。

  结语

  虽然说即便是真的高学历,也不一定具有行政行为中的“含金量”,但虚假文凭中“含腐量”,却一定是受到百姓不齿的。因而,学历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将老百姓的评价作为决定官员命运的唯一标准。期盼着有这么一天:评价官员能力大小、决定官员升迁与否,都只靠老百姓的评价说话,而非靠学历等其他东西。 点评人:曹旭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