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cn.com

当前位置:21CN首页  > 21CN周刊 > 观察家 >  正文

还有多少“掠夺性车改”闷声发财平静无事

2009-08-21 08:23:06  中国青年报 | 发表评论(0) | 正文背景色:
标签: 车改 政府 纳税人 字体

摘要:但补多补少如果完全靠官员的道德自律,有多少人是敢于向自身既得利益挥刀的天使呢?

  作者:曹林

  辽阳弓长岭区公车改革让人不可思议的“区长年补8万”,暴露出纳税人监管缺位的车改中,一些地方官员借“货币化赎买”之名大肆鲸吞公共财政的乱象。舆论压力下,辽阳市政府发布一句话通告:鉴于宏伟、弓长岭两区公车改革引起网民广泛关注,通知上述两区停止车改补贴发放。(《新京报》8月19日)

  这是一个耐人寻味、充满玄机的“政府通告”。作为弓长岭区上级的辽阳市政府,没有批评“区长年补8万”有什么不妥,没有触及8万车补的合法正当问题,不是以违法违规为由停止发放,而是以“引起网民广泛关注”—“引起网民广泛关注”算什么问题和错误?市政府自身为什么不对显属荒唐的8万车补作出评价?是骨子里认为8万车补无可厚非,还是为静悄悄地恢复车补埋下伏笔?

  舆论压力和上级通告下,弓长岭区停止了车改补贴,不过非常不情愿,也感到很委屈。弓长岭区车改办主任称,8万元对于区委书记来说并不高,甚至不够用,他说车改后书记吕有宏贷款买了一辆奥迪A6,并雇请了一名司机。其2008年车辆费用的明细表为:行驶里程:40000公里;加油费:28925元;维修费:16700元;司机工资:12000元;保险费:10858.26元;过路费:3278元;车库: 5000元;杂支:9655元;合计费用是86416.26元—他据此称8万元肯定不够用。

  不知道这位刘主任真傻,还是装傻,或者觉着公众傻,傻到被这套混账逻辑所蒙混和欺骗。姑且假定吕有宏的车耗明细表没有假账,可这些费用难道必须都由公共财政支付吗?这是吕有宏的私车,难道40000公里的年里程都在为公务而奔波?并且,为什么要买豪华新车,配专职司机,又把所有成本都让纳税人埋单——这样的改革与以前有多大区别?甚至是一种巨大的退步。领导配公车的时候,公车私用虽然严重,但起码还有所忌惮;如今通过货币化改革将公车私有化,官员可以理直气壮地使用自己的私车,并将私车私用的成本让公款埋单。这种变相的、更难以监管的公车私用,将浪费更多的公众税款!

  弓长岭区一直强调车改相比以前节省了很多钱,如此大把花钱,还比以前省了400多万!真不知道是以前的公车时代真的过于豪奢无度,还是政府利用纳税人对公共财政的不知情,而编造出“省了多少钱”的无耻谎言。

  让纳税人更感可怕的是,如果不是偶然的曝光,弓长岭区天价车补的秘密可能会一直隐瞒下去。弓长岭区车改办主任一直感叹8万车补被引发炮轰“是个突发事件”,网民当初首先曝光的,是其邻区宏伟区车改后“区长每年车补7.6万元”,舆论压力下,宏伟区官员才道出另一“猛料”:我们是参照弓长岭区的车补标准,他们的区长补贴是8万元—事实上,弓长岭车改已经进行一年多了,此前一直平静无事。如果不是宏伟区官员的曝光,纳税人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不知道在政务不公开的语境下,还有多少类似辽阳这样的“掠夺性车改”闷声发财平静无事,多少比弓长岭区更牛的车补瞒着公众大行其道。这并非杞人忧天,而是非常现实的焦虑。因为公众根本看不到公共财政的流向,人大的审批也是形同虚设走走过场,当地政府当然不愿意将这一深藏猫腻的“创薪”计划向公众公开。

  就拿弓长岭区来说,他们在诸种宣传中,一直都没有提及官员们的车改补贴金额,邀请媒体召开“车改新闻见面会”时,也没有透露车补标准。如果不是邻区为了自保和转移矛盾而“泄密”,天价补贴可以神不知鬼不明地拿下去。

  这种车改乱象很让人担忧。赎买式改革正在各地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又是“包干使用”,又是“私用公用给补贴”,并不断传出“比过去节省多少财政”的佳音。我非常怀疑,在纳税人监管缺位的改革中,既得利益阶层自己对自己开刀,会有多大的改革诚意。我也怀疑,不断妥协和让步的货币化赎买,在不少地方可能会变成通吃:车补没有赎回官员的公车,反而又成为一项新的福利。我还怀疑,在舆论看不到的潜流中,不知道还有多少像弓长岭区这样的“掠夺性车改”瞒着公众偷偷地进行。

  不否认有一些地方和单位是在真正改革,真正想通过货币化补贴将车耗降下来,他们的努力令人尊敬。但补多补少如果完全靠官员的道德自律,有多少人是敢于向自身既得利益挥刀的天使呢?

[编辑:陈琳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