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cn.com

当前位置:21CN首页  > 21CN周刊 > 观察家 >  正文

从重庆严打黑社会所想到的

2009-08-18 08:33:50  华商网—华商报 | 发表评论(0) | 正文背景色:
标签: 打黑 黑社会 字体

    重庆警方对黑社会的这一轮严打,可谓战果辉煌:两个月的艰苦鏖战,摧毁了14个主要黑社会组织,成功抓捕黑恶团伙成员1544人,其中包括陈明亮、岳村、黎强等67名黑恶团伙首犯和骨干分子;收缴枪支48支、子弹877发;查封、冻结、扣押涉案资产15.3亿元;累计破获查处各类案件1009起,其中破获刑事案件892起。(8月17日

    《重庆晚报》)正义的成功抵达令公众欣喜若狂,正义的姗姗来迟又令公众感受到一种深切的悲哀。对付犯罪分子不同于养猪,日日养,月月养,等到过年,养肥了再杀;而应该采取养虎的警惕态度,所谓养虎贻患,多养一天,这个社会便多了一分险情,公民权利便多了一重威胁。由此而论,一举抓获1544名黑社会成员确实不值得夸耀,倒需要严厉追究,这上千头老虎的养成过程:是谁开垦了滋养他们的犯罪土壤?是谁没有关紧法律的笼子,而放纵他们无恶不作?不妨说,对参加这一场严打行动的有功之臣的奖赏有多大,对此前放纵黑恶势力横行肆虐、以至养成千虎奔噬的失职者的惩处就应该有多大。这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不管缺了哪一面,公权力都只能是伪币。与此相应的一个问题是:据报道,有“打黑英雄”之称的王立军从东北到重庆担任公安局长,并磨砺一年,才成功开展了针对根深蒂固的重庆黑社会的大规模严打,这和前些年仇和在江苏宿迁的执政方式颇为相似,皆属因人成事,因为一位铁腕官员的到来,一个地方的政治气象才逐渐明朗化——— 只要铁腕在法律的限度以内运行,这种行政作为就值得大加赞赏。但麻烦在于,为什么王立军的前任不是王立军,仇和的前任不是仇和呢?为什么像王立军和仇和这样的政治干才这么稀罕呢?这是人才的问题,还是制度的问题?

    有人开玩笑说,即使美国总统是一个傻子,这个国家照样能正常运转,因为在总统背后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是一套优化的制度。对照现实,则不能以玩笑视之。小布什不比平常人聪明,他治下的美国,八年来太阳照常升起,东风未尝能够压倒西风。这大概可以视为因制度成事的典型。比起因人成事的国度,孰优孰劣?

    再举一例。就像足球比赛,有些球队是依靠精良的战术体系、严谨的整体配合来赢球,有些球队则完全依靠某球星的个人能力,小宇宙爆发,一脚一个世界波,可纵然天才如梅西、卡卡,亦有疲惫、受伤的那一日,老虎打盹,难道让狐狸磨出一副凌厉的牙爪去吃人?假如缺乏完善的制度支撑,谁能保证?

    第三个问题,如新闻所示,现在的黑社会早已穿越了刀光剑影、枪炮玫瑰的武斗生涯,而选择进入政治权力的心脏,譬如当选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利用权力与暴力的合谋实施犯罪。我称之为“黑社会的公权力化”,与“公权力的黑社会化”遥相呼应。这自然不是普遍化的现象,但决不能漠视从此流淌的毒素。

    香港黑社会电影里有一个说法叫“漂白”,即古惑仔们洗手不干,安心做一个良民。而在重庆,那些身为人大代表,甚至担任要职的黑社会头目决无“漂白” 的心思,他们不过妄图披一件合法性的光鲜外衣,用白皮包藏黑心。黑社会渗透公权力,与公权力黑社会化,差异仅仅在于,前者从外部侵蚀执政者的合法性,后者则是从内部颠覆,至于毒害,也许难分伯仲。

    那么,公权力如何阻挡黑社会的渗透呢?除了制度的缺口急需修缮,还存在一个里应外合的问题。如果某些权力者不主动向黑社会抛媚眼,如果他们有足够的抗击打能力,可以抵御糖衣炮弹的腐蚀,我不认为有几个黑社会分子能够通过合法的选举程序当选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堡垒往往从内部崩塌,王立军们是不是有必要在战壕以内进行一番机关枪扫射?(羽戈 青年学者)

[编辑:靳颖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