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cn.com

当前位置:21CN首页  > 21CN周刊 > 观察家 >  正文

从重庆公务员学历大跃进看官员考核之困

2009-08-12 09:20:09  21CN社区 | 发表评论(0) | 正文背景色:
标签: 公务员 学历 字体

    作者:司徒望

    这样的新闻注定是会引起广泛争议的:重庆市人社局等部门下发文件称,到2012年底,对全市35岁以下未取得国民教育大专以上学历,又没有在校学习或者补习的在职公务员、专业技术人员和职员,将视为不能完成工作任务予以辞退(聘)处理。学习期间每年学费由财政资助,并在就读期间保留原职务。

    舆论马上会想到,凭什么公务员拿文凭要由纳税人来埋单?

    这样的质问基本切中问题核心。但是我觉得,按照目前制度安排,最该说这句话的是人大代表或该市的人大常委会。但是,如果他们都没什么意见,舆论岂不是成了“皇帝不急太监急”?

    事实上,对重庆有关部门而言,这样的规定没有风险。他们甚至不需要为这个规定作任何辩护,因为这个规定所贯彻的恰恰是中央要求干部“知识化、专业化 ”的精神。比如,还有引起广泛争议的云南昆明“外语新政”———要求公务员学习掌握5门700句常用外语,同时掌握计算机和普通话——— 谁说这不是在贯彻落实干部“知识化、专业化”的要求?

    当然,类似的规定与公众的直观感受是有抵触的。公众会本能觉得,干部是否有大专学历甚至博士学历,是否掌握外语和计算机、是否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 这些都不重要。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公众担心的不是干部为人民服务的能力问题,而是官员们对待自己手中公权力的态度———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官员像清朝贪官和珅一样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又能如何?

    非民选官员的考核,是个世界性的难题。虽然从客观上来说,行政体系内,对干部有相对系统、严格的遴选和考核机制。在日前中央出台关于干部考核评价机制的有关文件中,强调考核要突出科学化、民主化、制度化等指标之后,但同时,“民意在干部考核评价机制中究竟占多少分量”的议题也日益凸显。

    我们可以看到,行政体系内部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制订不同的官员考核指标——— 比如为了招商要学英语、比如为了达到“专业化知识化”的要求而必须达到大专学历——— 行政体系通过行政动员的方式,通过对官员的考核要求把他们统一到某一个大局上来。

    这样造成的负面效果是可以想见的:由于缺乏服务对象客观的评价,行政体系内部的竞争很容易变成了一种利益追逐的“游戏”,很多干部也会逐渐发现,决定他们升迁的,未必是服务对象的评价,而是他们与权力核心的距离;如当官员升迁与他所服务的对象的评价毫不相关时,对处于“局外人”角色的公众而言,他们所能感受到的,官员的升迁是基于利益“追逐”的结果。

    因此,对行政当局而言,出台这些旨在提高公务员学历、外语水平等的规定,也许确实是为了提升公务员的能力、树立更好的队伍形象,然而由于事实上各自话语体系的隔绝,这样的努力是很难去消解公众客观存在的“误解”的——— 可以想见,随着“误解”的不断加深,我们迎来的可能是一个双输的局面。(原题:学历大跃进与官员考核之困)

[编辑:靳颖姝]